当前位置:主页 > 保温材料 >

中国最懂科技人员的创投机构

发布日期:2018-05-03  来源:admin
 
  在技术发展的各个阶段寻找“产品化”的机会然而科技面前,创业者也开始变得焦虑。2016~2017年,人工智能创业火热--每一份商业计划书都要打上“人工智能”,任何行业的创始人都说自己在做人工智能公司。
 
  “神秘化的AI都不靠谱,投资人也要学会去甄别,什么是真AI、什么是假AI”,陈洪武对猎云网表示。
 
  原本要马不停蹄赶往下一班飞机,最后,陈洪武还是选择改签,留出相对充裕的时间接受猎云网的专访。采访前,他以投资人的身份参加了猎云网&AI星球在深圳召开的2018年度人工智能产业峰会,完成了一场主题演讲,分享了高科技创业的机遇和自己的投资逻辑。
 
  陈洪武所说的“当年”,是上个世纪90年代。1998年,他在中关村创办了一家小型的IT公司。彼时的中关村正从“电子一条街”的零星小店,转型为聚集万家商户的电子大卖场——无论是辞职下海的公务员,还是徒有一身闯劲的年轻人,都渴望从这里开启自己的创业梦想。
 
  “那时候创业,我的理解更多的是一种‘生活水平的改善’,碰巧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人积累起资源,然后慢慢做大,最后成为了真正的企业家”,为了节约公司的开支,陈洪武一人身兼数职,不仅担任技术负责人,还做销售和出纳。
 
  面对公司经营的困境和挑战,2002年,陈洪武选择回到阔别十年的母校清华大学攻读MBA,期间的求学经历使他发现了自己真正的兴趣所在。05年毕业后,他从几十名竞争者中脱颖而出,顺利进入IDG,成为一名真正的投资人。
 
  2010年,正值中科院筹备成立自己的风险投资基金,陈洪武受国科嘉和管理合伙人王戈的邀请加入进来。两人募集资金、招聘团队、寻找项目、制定管理制度……经历了一支基金从零开始的各种难题。终于,2011年底,国科嘉和基金成立。
 
  中科院的背景不仅为其提供了大量创新技术亟需转化成商业项目的案例,还在项目判断和选择上给予了足够帮助。
 
  “我们对自己的定义是,‘中国最懂科技人员的创投机构’”,陈洪武说,对于早中期技术类项目,更看重其“核心竞争力”,“如果不是第一名,至少也要是行业里第一梯队的。然后我们再看它的‘短板’,结合我们自己的情况看能给到哪些帮助”。
 
  如同人类历史上技术每一次跨越式发展一样,有人看到风险,亦有人窥见机遇。面对这波AI浪潮下市场的各种非理性,陈洪武向来都从容冷静,就像他面对采访时说话的方式,不紧不慢,娓娓道来,“有些技术是颠覆性的,有些是改良性的,颠覆性的技术我们一定得冲进来,改良性的技术我们会考虑它带来的价值。因为AI也不是万能的,今天仍有大量工作在没有AI的情况下能够更好地被解决”。演讲最后,他对台下的听众说,“如果在座的诸位创业者对AI感兴趣,也希望在这个领域创业,可以跟我们来聊一聊”。
 
  这是陈洪武工作的一部分--作为国科嘉和执行合伙人,除了基金的日常管理,他还要奔波各地寻找优质的项目。
 
  “平均每天有四个项目会,强度是挺大的”,他感慨到,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今天的环境和我们那个年代不可同日而语,无论政府政策、市场环境、还是获取外部资源的能力,甚至是社会对创业失败的容忍度,都比当年友好许多”。
 
  或许是性格使然,亦或是十几年的投资经历让他目睹了技术起落的交替。陈洪武和自己的团队都坚持一以贯之的投资逻辑,在没有建立起一套真正有效的市场分析之前,不会轻易践行。
 
  但所谓投资,都是在赌预期的成长。陈洪武也承认,“无论投资人还是创业者,无论对技术持有悲观或者乐观的态度,都有道理,大家都是在‘赌’。资本市场,成功往往不是规划出来的,是在过程中不断试错、迭代出来的。从目前来看,到AI技术最终成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好处就是,过程中能找到很多符合当下场景的‘中间’产品”。
 
  商业需要资源的整合能力,不鼓励大学生创业
 
  目前,国科嘉和主要关注TMT和生命科学两个大的领域,当中又细分出许多垂直的赛道,从数据、工具和基础设施到行业应用都有布局,涉及物联智造、移动互联和服务、人工智能、云计算与大数据、安防安全、金融科技、医疗服务、医疗器械和制药等行业。
 
  以安防为例,深醒科技通过将人脸识别技术切入安防领域,面对各地不同的公安需求,量身定制解决方案,以提高公安机关的办案效率;连心医疗是国科嘉和在2016年投资的一家将AI和大数据应用于放射肿瘤科的公司,其目标是希望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帮助肿瘤医生提高治疗效率和质量;教育领域,国科嘉和投资了为出国考试培训与美国留学服务提供教学服务的平台“智课教育”,其利用智能教学系统如利用AI技术提供线上、线下个性化教学和管理。
 
  “不要盯住最后技术最后成熟的那一段,过程中的产品化是有很多机会的”,陈洪武说,技术实力是AI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但技术之外,产品和商业落地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因此,单纯技术类的研究并不是国科嘉和的投资目标,“我们更希望看到有人工智能技术,同时对场景又很了解的公司”。
 
  对于投资人和创业者在项目认知上可能产生的分歧,陈洪武告诉猎云网,不同类型的技术在不同发展阶段,对其评判标准会有差异,“如果一个技术,我们觉得未来需要很长时间去积累,才能达到产业化场景,这种情况,我们更看重技术的未来,短期内不会太考虑盈利;但如果是已经成熟的技术,或者这项技术已经被应用在了某些场景中,商家已经挣到钱了,这个时候还说技术短期内不要求投资人赚钱,这逻辑就不对了”。
 
  从国科嘉和的投资观察来看,科研人才创业不成功的比例比成功的比例要大。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在于过度打磨技术而忽略了市场需求。事实上,这也是所有投资人都排在榜首的危险投资信号——只想解决有趣的技术问题,不考虑用户的声音。
 
  它也从侧面道出了陈洪武不鼓励大学生创业的原因。根据此前的创业经历和多年来的投资经验,他认为,今天的技术,目前的环境下很难真正做到世界上独一无二。
 
  “中国很多‘创新’都还处在模仿创新阶段,这就意味着你掌握的技术一定还有人懂。这种情况下,围绕技术创业我们会觉得风险比较大。商业还需要资源的整合能力,一个好的创业者,需要经历一些社会历练。人的成长是分阶段的,如果‘某个阶段’要跳过去,往后付出的代价就更大”,虽然不乏有刚出校门创业就特别成功的明星案例,但陈洪武觉得那仍是小概率事件。
 
  去年12月,国科嘉和领投了商业航天领域创业公司LaserFleet,猎云网也对此项目给予了关注和报道。该项目计划通过发射数百颗近地轨道卫星,形成互联网星座,为平流层飞行器、系留气球、亚轨道飞船、空间站和微小卫星等提供高速互联网接入服务,解决人们在飞机上通讯的问题。
 
  技术上,LaserFleet综合应用了中科院两个不同所的科研成果,同时在商业模式上,针对市场需求,放弃了为地面客户提供服务,将服务对象定位为“平流层飞行器”,避免了频谱资源紧张的现状。
 
  “科技创业,就是将科优秀的科研成果市场化,打造成有竞争力的商业项目”,陈洪武对猎云网谈到,“在没有市场验证的情况下,追求所谓‘极致’往往容易走入误区”。
 
  作为早期项目的创业者,他认为,能获得青睐的往往具备这三大素质,首先是良好的身体素质;其次是热爱为之奋斗的事业;然后是能够持之以恒,“真正把创业当做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很’重要,是‘最’重要。有了热情之后,还要能够坚持——创业遇到的困难太多了,市场竞争残酷,集中全力、不分心才有可能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