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京东白条是京东金融崛起的重要起点

发布日期:2017-09-17  来源:admin
 
    2016年1月,京东金融获得包括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嘉实投资和中国太平保险等机构投资者66.5亿元的融资,彼时估值达到466亿元人民币,成为当时继蚂蚁金服、陆金所后估值最高的互联网金融机构。在A轮融资的协议中,京东金融承诺将在交易完成后的5年内上市,届时市值将不低于930亿元人民币。而据最新消息显示,这一市值数字目前已上浮到1000亿元人民币。
 
    作为孵化自电商巨头的子公司,定位于用金融科技服务传统金融的京东金融任重道远,虽然有如蚂蚁金服等企业可以对标参照,但整个市场仍需“摸着石头过河”,既定的经验少之又少,诸多领域仍需拓展创新。京东金融CEO陈生强曾明确表示,“出走”后的京东金融虽然依然有“京东”的金字招牌做背书,但独立的意义将意味着要自己“打江山”。
 
    研究京东金融的进化过程,可视作观察国内“金融科技”公司生长路径的一个重要案例。在过去的四年中,从业务布局、能力输出,到架构体系剥离,在阿里、腾讯的夹击中,京东金融将母体电商生态链的金融价值最大化挖掘,其对金融边界的不断的试探、厘定、校准的理念和实践,值得同行思考、借鉴。
 
    研究京东金融就无法绕过京东白条,京东白条是京东金融崛起的重要起点。据京东金融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京东白条与京保贝总计交易额目前已达2000亿元,京东金条贷款额度今年预计达到700亿元。京东金融的发展过程异常“浓缩”,从京东金融内部的供应链金融业务开始,发展到服务1.5亿个人用户和50万家企业,在供应链金融、消费金融、支付、财富管理、众筹、保险、证券、农村金融、金融科技等九大领域实现矩阵布局。用不到四年时间逐步清晰了以科技服务传统金融的战略定位,并通过与银联、工商银行等巨头的合作开始新一轮市场拓展。
 
    许凌正是这时来到京东,9月入职后,10月京东金融从商城剥离,大家开始计划做一款消费分期产品。曾在工行总行、荷兰银行中国总部等机构信用卡中心供职的许凌主攻风控,他深谙分期消费授信逻辑,带着5人团队开始梳理京东的资源,到11月时出了第一版产品。但“野心”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有,“那个时候我们完全没有想过自己做,我们没牌照,也没想过商业模式。”许凌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坦言。因此他们还是先去找了银行,许凌去找了曾经服役过的老东家“游说”,阐述“白条”的思路——提供风控模型、提供用户流量,开发最好的用户对接银行资金。
 
    但彼时的银行仍未对互联网金融的模式和冲击有所感知。银行认为这么做可以,但合作方式只能是:银行开放入口,京东金融推荐的客户在银行网站填申请表,三天内用户去银行线下网点提交收入证明。“其实所有的流程都没变,只是把我们当导流入口,我觉得这个事儿价值不大。”许凌回想和银行的最初互动,虽然深感无奈,但却可以理解,“那个时候银行就是这个逻辑。如果我仍在银行工作,我也很难同意,做信贷业务,银行肯定要把住风控。”
 
    某种意义上,白条是逼出来的,被逼着单打独斗,被逼着创新——在找不到合作伙伴的情况下,必须用自己的真金白银让业务上线。“我希望最后拿出结果给银行看,我不光风险低、成效高,用户体验评价很好,还可以在上面赚到钱。”
 
    京东金融的雏形发轫自京东商城的供应链金融业务,早在2013年下半年,商城上下游大量应收付账款需求让这个服务于B端的业务水到渠成。在银行无法提供适应中小企业需求的供应链金融服务时,京东金融依靠一张保理牌照开始此项业务,而该业务的成功让京东集团决定将金融业务独立出去成立子公司。彼时,京东最重要的对标机构阿里巴巴在支付业务上已经遥遥领先,成立近十年的支付宝已经改写了第三方支付的格局。后来者京东金融,如何参与竞争呢?
 
    事实上,京东早在2012年就收购了第三方支付全牌照机构网银在线,不过在京东金融副总裁许凌看来,这家专注B端的支付机构彼时完全不具备服务庞大C端市场的能力,“在支付上硬碰硬没有胜算,连弯道超车都没可能,必须换道。”许凌所说的换道并不仅仅是指依托京东商城起家的供应链金融业务,与供应商应收付账款痛点类似,C端消费者在商城购物时也面临着钱不够用的情况,而这一市场的潜力则更加巨大。“我们每天都接收到大量用户信用卡申请不下来、额度不够用、分期的留言。这让大家的目光逐渐锁定消费金融。”事实上,在2013年初期,市场上就传出阿里要推出一款消费金融产品(彼时蚂蚁金服尚未成立),因此留给京东金融的时间非常紧。合作走不通,许凌团队开始想到“赊销”模式——即京东为符合条件的用户提供的“先购物、后付款”的信用赊购方式,用户在京东消费时,由京东提供相应的延后付款或分期付款的付款方式。2013年11月团队把这个产品原型写出来,12月份就开始内测,最终由刘强东亲自拍板,在2014年情人节上线推出。
 
    由于当时蚂蚁金服的“花呗”还未推出,处于竞品真空期的白条推出后,市场的需求被一下子激发,上线后保持了非常快的增速。当年“6·18”,白条也第一次让集团看到了价值——京东白条客户分期的客单价比非白条用户购买的客单价要翻接近一倍,比如用白条买手机的用户客单价要高于非白条用户30%。这一个曾经并没有被京东集团寄予厚望的产品,开始带来了超预期的回报。
 
    白条的“火”让银行震惊、关注,也随之警惕。2015年11月,招商银行和交通银行先后关闭了通过信用卡还款白条的通道。理由在于信用卡本质是先消费、后还款的小额信贷工具,京东白条也具备这一特征,应使用借记卡还款,不可以“以贷还贷”。而京东金融认为:白条是信用赊销,“不同银行不同态度,有些银行想的是封堵;但有些银行想的是合作。”许凌说。
 
    问题似乎又回到了白条推出时的障碍——怎么让银行相信白条不是要和银行抢生意,而是要一起把事情做的更快更好。这个时候,在信用卡业务上以创新著称的中信银行找上门来。在接近半年的时候里,双方在系统打通、用户打通、风控模型打通和产品设计上进行了无数轮打磨。在白条第一张联名的“中信小白卡”发行后100天,突破了100万张的申请纪录,效率比传统渠道高出10倍以上,在线申请的核准率提高了2到3倍。
 
    一位股份制银行的高层曾透露:传统银行信用卡获客成本大概在100~300元左右,但是跟京东金融合作,信用卡成本可以降至一半,而且不良率非常低。
 
    定位 用技术打通金融场景
 
    白条的进化之路可看作京东金融的进化进程的重要观察切面,也是京东金融与以银行为代表的传统金融机构从对立到合作的典型样本。自白条开始,京东金融与银行的良性合作渐上轨道。也正是在不断的合作中,其金融科技的定位开始日益清晰。
 
    行业参与者从定位金融到定位科技的思路转换,有其业务发展的战略需要,也与监管与市场环境的瞬息万变相关。2016年,京东金融在消费金融之外紧锣密鼓地铺开多条业务线。但与此同时,覆盖多个业态的一场互联网金融整治也开始奏响。许凌否认这种定位与监管环境的变化直接相关,在他看来,监管和市场环境对业务的影响只是微调,在大的战略方向上,公司从一开始就没有动摇过。
 
    不可忽略的一个现实在于,京东目前获得的金融牌照包括第三方支付、商业保理、小额贷款、保险经纪、基金销售等,与BAT相比,仍缺乏类似银行、消费金融等能够拥有充足资本金、一锤定音的金融“大”牌照。据了解,京东金融一直计划谋求的还包括银行、保险、证券、消费金融等在内的金融牌照。而在目前的条件下,努力通过科技输出,发展新盈利点,亦是一种必然。
 
    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9月,京东金融正式成立金融科技事业部,开始在九大业务条线之外,明确独立部门进行科技能力输出。此前,京东金融从2014年独立伊始就开始多个领域业务建设,但也逐渐意识到,这种模式持续下去,创造的价值并没有那么大,“过去三年我们在新金融领域积累了很多经验,这恰恰是传统金融机构需要的转型内容,定位在科技反而更适合我们。”京东金融科技事业部总经理谢锦生表示。
 
    事实上,谢锦生和很多从业者在近两年明显感受到整个金融行业的思维方式的变化——以前大家谈互联网,是把科技当做一个渠道,现在,则是回到科技本身来看。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京东与银行的联姻。今年6月16日,京东金融与中国工商银行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引发热议。在此后一段时间,包括百度和农行、腾讯和中行等均曝出合作动作。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对工行这样的大行来讲,不缺钱、不缺客户、不缺渠道,甚至也不缺技术的供应商,二者的合作显然是基于全新的理念和目标。对工行和京东而言,比单一渠道合作更能激发合作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