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投资者的做空无疑对股价的下跌起到助推作用

发布日期:2018-04-08  来源:admin
 
  3月初便利蜂无人货架宣布升级为智能货柜,给出的解释是,智能货柜能够有效解决无人货架的货损痛点,实践中能够减少90%以上的货损问题。在此基础上,由于通电、在线的特性,运营方能实时掌握每个点位的库存信息,补货会更加精准、及时,也因此有条件推出高单价、短保商品满足用户需求。
 
  据了解,特斯拉目前尚未在中国建厂,所有在华商品均是出口方式,若政策落地将是美国车企在华受影响最大的一个。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数据,特斯拉2017年在华销量占其全球总量的16.5%。至今年2月,累计销量为2380辆。
 
  “精准的反击效果很好。”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撰文表态。在他看来,Model 3马上进入量产阶段,中国作为其最大单一市场,尤为需要稳定政策的保障。
 
  受累于Uber自动驾驶事故等影响,3月,中、美股市中多个汽车股走低,而特斯拉堪称其中之最。3月,特斯拉股价下跌22.4%。
 
  多个知名机构和投资者的做空无疑对股价的下跌起到助推作用。3月18日,空头大师吉姆·查诺斯(Jim Chanos)痛批特斯拉的股票毫无价值;3月19日,高盛预计特斯拉Model 3的交付兑现困难,坚持对该公司股票给出卖出评级,并预测在未来半年特斯拉目标股价为205美元/股。
 
  早前,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更新Twitter,戏称由其掌舵的美国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NASDAQ:TSLA)正在面临破产,并配图自己脸挂泪痕背靠在一辆Model 3上。这个玩笑间接导致特斯拉一日市值蒸发23亿美元。
 
  得益于美股对科创企业的宽容,特斯拉虽然自上市以来从未盈利但仍旧保持超过400亿美元的市值,曾一度超越老牌美国车企通用和福特。但以“创业故事”的方式吸金,虽然带给特斯拉较高的社会关注和市场估值,但脆弱的“故事体”本身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使得特斯拉股价如过山车般随着市场风向的异动而起伏。马斯克23亿美元的破产玩笑并非空穴来风,特斯拉刚刚度过了一个极为艰难的3月。其中对特斯拉影响较大的是3月27日信用评级公司穆迪把特斯拉的信用评级从B2下调至B3。该评级低于投资级别6个层级。“信用评级对特斯拉影响深远,至少未来公司从银行渠道融资会面临较大困难,收窄了其融资渠道。”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汽车从业者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此外,2017年8月特斯拉发行的18亿美元高级无担保债券的评级也从B3被下调至Caa1,为垃圾级别。包括瑞银在内的多家金融机构均在看空特斯拉的梯队中。特斯拉一系列的负面事件侧面验证了看空者判断的真实性。3月下旬,特斯拉前后出现自动驾驶至死、12.3万辆Model S问题车辆召回以及内部员工爆料量产车型Mode 3零部件返工等问题。
 
  特斯拉(中国)方面告诉记者,中国市场的问题车召回已经报送国家质检总局,正在配合质检总局有序的开展相关工作。但是特斯拉(中国)拒绝透露所涉问题车辆的数字。
 
  “集中做空的出现是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运营情况比较清晰了,负面信息的接踵而来就像一条导火线引爆了此前积累的问题。”一位长期研究特斯拉运营的证券分析人士告诉记者。据他分析,投资者在前期风险投资时看中的是其科技创新、体验服务等方面的行业领跑力,虽然知道特斯拉可能会出现问题,但是考虑问题的权重会不一样,加之特斯拉一直未能盈利,市场估值过高,做空也在情理之中。
 
  值得一提的是,做空热潮或夹杂部分资本运作者的套利行为。据前述从业人士分析,做空者中一部分是长期不看好特斯拉的,另一部分是“资本市场的投机者”。“扩大负面,买空卖空,炒短期套利的人也不在少数。”
 
  问诊特斯拉
 
  据2月8日特斯拉发布2017年第四季度财报,在运营层面,2017年特斯拉全年营业收入为117.6亿美元(人民币约743亿元),净亏损达19.6亿美元(人民币约123亿元),远超2016年的6.7亿美元。
 
  在产能问题上,备受瞩目的Model 3在第三和第四季度的交付量分别是222辆、1542辆。Model 3自量产阶段问题不断,周产能数量屡次难以兑现。其中原定于2017年年末达到的周产5000辆经过两次“跳票”后推迟至今年6月末。
 
  目前特斯拉的核心问题主要在 Model 3的产能爬坡困难以及即将到来的巨大资金缺口。Model 3是特斯拉公司推出的经济车型,定价3.5万美元起,意在以亲民价格进行批量化销售,是特斯拉首款规模量产的车型,也是其实现扭亏为盈的关键。至2017年8月,特斯拉称已有45.5万张Model 3订单。
 
  “生产一辆车和生产一万辆车对企业来说完全是两个不同量级的考验。”波士顿咨询(上海)有限公司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许刚说。并无规模造车经验的特斯拉在Model 3量产上问题频出,此前该公司曾把这一问题归咎于电池供应商松下。
 
  猩便利公关在4月4日告诉记者:“我们也考虑了有些点位存在货损高的情况,所以会以智能货柜部分替代货架,目前还在测试阶段。”
 
  对此,鲍俊伟直言:“我觉得与用什么设备没关系,核心还是基础运营能力的问题,包括供应链建设和物流体系建设。”他认为,无人货架是重模式,运营成本过高,除物流和供应链建设,每天还要维护货架和盘点货物。他透露投资者在每日优鲜、便利蜂和猩便利中更看好每日优鲜的模式,因为相比其他几家,每日优鲜有自己的前置仓和供应链,竞争力在于成本比别的企业低。便利蜂在宣布转型升级智能货柜后还在进行市场扩张工作,行业一个普遍的做法是从其他企业那里买点位,根据行情价格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记者从上述人士处了解到,便利蜂目前在北京地区的市场推广人员近200人,分20个小组,且还在持续招人。每开拓一个点位销售得到提成300元,每月每人有7个智能货柜的任务,达不到7个后面将临淘汰。除此之外,入驻后企业员工在货架上买东西基本都可以享受满减活动。
 
  而在入驻的企业标准上,多位便利蜂市场推广人员告诉记者,现在标准比之前严格了,还有审批流程。“部分区域是30人规模的公司才可入驻,像国贸、大望路、总部基地、中关村,还有一些其他写字楼密集的区域30人规模可入驻,其他地区一律50人以上规模才可入驻。”该人士对记者说道。同时,他向记者展示了如何用话术撬走竞争者的点位。
 
  虽然对于转型智能货柜的原因和成本问题,便利蜂方面并未给出回复,但是多位便利蜂市场推广人员告诉记者,因为货架的货损率太高,不得不做出转型。
 
  3月21日记者在便利蜂总部大厦内体验了“蜂小柜”智能货柜,扫码开门取出商品后,商品信息和价格会出现在结算页面并进行自动扣款。据悉,这款货柜采用的是RFID(射频识别)技术,目前的智能货柜采用的技术分为RFID、重力感应、视觉识别等几种。但无论是利用哪一种技术的智能货柜,目前都远未达到成熟和大规模普及的程度。而且智能货柜的成本不菲,价格在几千元到1万元不等。
 
  国内无人店解决方案服务商YI Tunnel也在研发智能货柜,其智能货柜采用视觉识别技术。该公司创始人吴一黎告诉记者,RFID技术的成本在于需要大量的人力将芯片标签贴到商品上,因为目前RFID技术在零售业还未利用到生产端。每一个芯片的成本大概0.3元,人工贴一个标签的成本在0.2元到0.3元,一个商品单是标签的成本就在0.5元。而且采用这种方式依然不能从根本上规避盗损,消费者撕掉标签,放在冰柜里,将东西直接拿走,则依然无法完成付费。
 
  一天冒出一家厂商
 
  据吴一黎介绍,目前做智能货柜的厂商很多,基本一天就有一家厂家冒出来。
 
  “我觉得已经是风口,现在看智能货柜的投资人太多了。”程浩说道。程浩投资的哈哈零售创始人樊伟告诉记者,每天会有四五个投资人来跟他们接触。程浩认为,智能货柜本身还不够成熟,自动售货机比较成熟但不智能,未来智能货柜会逐渐取代自动售货机。他同时强调智能货柜不是由无人货架行业发展催生的,其核心不是办公室场景,对标的是传统售货机。智能货柜因为价格更便宜,支持的货品更多,适用的场景也更多,相比办公室无人货架是一个更大的市场,有上千亿的规模。
 
  在程浩看来智能货柜正在成为一个新的风口,但是在蒋海炳看来,无人货架企业去做智能货柜,只是在讲另一个故事而已。“最基础的商业模型不通,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呢?收集这些用户数据还不是卖东西吗?难道收集完这些数据是为了卖数据吗?”
 
  蒋海炳认为现在最基础的单门智能货柜的成本在7500元,将如此高成本的设备放在办公室场景,硬件成本两年内很难收回来。鲍俊伟认为设备的成本必须要控制在2000到3000元 ,如果超过这个成本则很难赚钱,因为补货和运营成本至少在20%以上,且商品的毛利做不到30%。
 
  鲍俊伟透露,苏宁的做法是,以苏宁门店为中心,在每个店周围选择质量好的企业放30组货架,目前货架数量在数千个。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初苏宁在宣布进入无人货架领域时,同时布局了无人货架、自动售货机和智能货柜。鲍俊伟介绍,大部分入驻企业还是以无人货架为主,但是在一些盗损率高和客户有要求的地方则放置智能货柜,社区等半开放场景则放自动售货机。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上一篇:百度和爱奇艺因为业务的差异,在未来会拥有较好的协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