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消防器材 >

车型交付时间的延迟将对其持续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发布日期:2018-04-08  来源:admin
 
  就在一年前,有机构以老股转让的方式出售中国共享出行龙头公司的股份,当时自称受托寻找接盘者的人士对记者说,该投资人愿意在已经进入了一年之后的情况下,以原价卖掉。长期亏损、上市无望又不愿委身被并购,独角兽成为投资机构的烫手山药,迟迟无退出可能。
 
  这缘于A股一向对公司IPO上市有净利润的要求,童传江对记者称,不少中概股以及”独角兽“行业公司都有VIE架构,这些企业直接在A股IPO仍有法律障碍和技术困难。童传江是德勤中国全国上巿业务组A股资本巿场华北区领导合伙人。
 
  大多数科技、互联网企业在上市之前还属于亏损状态,即使他们在行业已是佼佼者,用户量、活跃度稳居行业前列。互联网的打法要先跑马圈地,对资金的需求较大,投资机构因其行业地位也以资金押注,却迟迟无IPO可能。
 
  政策风向忽变,鼓励独角兽回A股上市的政策红利释放。4月30日,证监会公布CDR细则,亏损企业可上市、支持AB股,独角兽回A可期。“这对于我们是有利的消息”,歌斐资产CEO殷哲说,一级市场间接、直接投资的项目可以退出,二级市场的基本面更成熟。
 
  政策逻辑清晰。殷哲称,中国已经是国际舞台上不可忽视的力量,现今必须要做技术领先和人才优势,技术领先体现在在新技术、下一代技术上,如大数据、智能制造、AI等,全球市值最高的中国公司越来越多。伴随着技术发展,资本市场也在扩容,这些新经济公司反而在选择在海外上市,资本市场的结构还不够健壮。出台CDR细则让代表新经济的、有发展潜力的公司回A,改善二级市场的基本面,鼓励PEVC的发展,制造退出机制,让资本投入技术发展再退出从而进行新一轮投资。
 
  童传江称,采取CDR的方式是一种折中的安排,体现出内地欲与海外资本市场一争新经济“独角兽”的姿态。
 
  政策一出,朋友圈奔走相告。3月30日晚,记者朋友圈被这一细则刷屏,其中不乏投资人。九鼎投资总经理古志鹏对记者称,政策出台后对投资人是极大的利好消息,项目可以实现国内上市,让更懂项目的中国投资者进行投资。大唐元一母基金的高管对记者称,对于人民币的投资者是个利好的消息,可以陪跑独角兽成长并可能获得收益。
 
  利好之下,估值也在翻番式上升。
 
  对于近期估值抬升的情况,殷哲称A股由于资金不够开放,市盈率相对较高一点,短期内可能出现资金阶段性转移和估值调整。核心还是回到公司的基本面,资金会追求更有效率的投资方式,股市也需要优势劣汰。2017年,特斯拉总计收入117.5亿美元,经营亏损16.3亿美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9.6亿美元,尽管其在2017年的新车交付数量已达到10.3万辆,但却仍处于经营亏损状态。从特斯拉的官方回复中不难看出,特斯拉的汽车销量与其财务数据有着较为紧密的联系,良好的销量业绩不但有助于提升特斯拉在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占有率,还能帮助它解决自身发展中的财务问题。
 
  事实上,特斯拉自创立以来就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数据显示,2013年亏损0.74亿美元,2014年亏损2.94亿美元,2015年亏损8.89亿美元,2016年亏损6.7亿美元。
 
  从2017年第四季度的财报看来,特斯拉的“烧钱”速度已明显放缓,但摆在其眼前的仍然是持续不断的高投资状态。据彭博社统计,特斯拉在过去12个月里平均每分钟“烧掉”8000美元,按照这一速度,特斯拉将于今年8月耗尽目前的现金储备。Vilas Capital Management在致投资者的信中写道:如果没有华尔街银行和私人投资者输血,特斯拉不可能撑过12个月。贾新光认为,不断的延迟量产和交付计划,不仅给预定的车主们带来困扰,更让特斯拉公司承担着巨大的压力。
 
  每周生产5000辆Model 3或许能够帮助特斯拉解决当前的资金问题,但能否实现每周5000辆的生产速度仍是一个未知问题。2018年第一季度,特斯拉共生产汽车3494辆,比2017年第四季度增加了40%,其中,Model X和Model S两款车型的产量为24728 辆,Model 3产量 9766辆。与34494辆的产量相比,特斯拉在今年第一季度共交付29980辆车,共包含11730 辆Model S,10070 辆Model X 以及8180 辆Model 3。尽管Model 3车型的单周产量已能达到每周2000辆,但其生产速度仍与每周5000辆的目标相差较大。古志鹏说,九鼎投资一个消费品项目,投资时估值在300亿元左右,一个月后有投资机构问以400亿元、500亿元的估值能不能接其老股。
 
  一位母基金管理合伙人对记者称,最近经常接到机构的电话,问有项目要不要接盘,4月3日早上她刚回绝了一个项目--她从另一个人手里拿项目是电话中给出价格的九折。她对记者称,近期估值受到独角兽概念的影响,存在一些泡沫,要谨慎判断。
 
  目前来看,限制Model 3车型量产速度的主要因素是Gigafacoly1(特斯拉的超级电池工厂)电池模块组装线。为了解决电池模块生产线所带来的产能瓶颈,特斯拉已将最好的工程人才转移到Gigafactory1,对自动化过程和相关的机器人编程进行微调,并在相关公告中表示:“尽管今后其他领域的车辆制造瓶颈可能会浮出水面,但Gigafacoly1的电池模块装配线是迄今为止的主要生产限制,通过对高度自动化的制造过程的关注,我们预计这将最终以低得多的成本带来更高的产量。”
 
  或许正如上海明华有道咨询公司执行总监封士明所言,销量是比产量影响更大的企业瓶颈。特斯拉的产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步得到解决,在产能逐步充足的情况下,顺利提升市场销量将成为影响特斯拉从亏损走向盈利的重要问题。
 
  豪华定位名难符实
 
  按照常识,车型销量往往与产品口碑有着极为紧密的联系,尽管特斯拉尚未表示过因销量不畅引发的烦恼,但从车主用户对其在驾驶安全性、售后服务能力以及车辆续航里程等方面的反映来看,其在车主用户心目中的现实感受与车型产品的豪华定位存在差距。
 
  对此,一位吴姓车主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达了自己对于特斯拉电池安全性的担心和售后服人员维修不专业的抱怨。“的确对电池安全性存在担心,但与发生频率较低的安全性问题相比,我对这车售后服务更失望。有一次车胎扎了,打电话让特斯拉维修团队上门换轮胎,但是换轮胎的师傅太不专业了,把轮胎螺丝拧滑丝了。尽管特斯拉亦庄店里以较好的态度为我免费更换了螺丝,但是我能够明显感觉到他的人很不专业。”
 
  与吴先生有所不同,一位Model S P85D的苏姓车主则表示对车辆的续航里程有所不满。“我从买来第一天开始实际续航里程都没有达到420公里,它有一个‘长途旅行距离’的模式,我把它设到那个状态最多也就400多点。刚提车的时候360公里,用了几年,现在也就300公里左右,这个续航里程用于北京日常上下班时够用,但是去周边城市办事的话会在充电上浪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