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美国的中国科技企业在焦急等待着靴子落地

发布日期:2018-04-02  来源:admin
 
  龚宇称广告收入和付费会员是爱奇艺增长的两大驱动力。其中,品牌广告是爱奇艺原有广告业务,客观上也从电视品牌广告中分得了蛋糕,而信息流广告也在不断增长,他透露爱奇艺内置社交产品泡泡的日活跃用户在4500万到6000万之间,非常有利于信息流广告发力。此外,阅读、直播、游戏等新兴业务也可能成为未来爱奇艺业绩增长的新亮点。不过,随着相关部门规定最高利率上限(年化36%),加之老赖采取各种手段推迟还款,他深知现金贷业务如何“改头换面”,都难逃利润下滑的窘境。
 
  科技投资寒冬将至这一幕并不令人意外。从2016年大选期间,特朗普就一直在抨击奥巴马政府的失败贸易政策,导致了巨额贸易逆差不断扩大;他承诺当选之后会重新拟定美国贸易政策,尤其是对中国征收高额关税,因为美国全球贸易逆差的三分之二都来自于中美贸易。
 
  但当贸易战的号角正式吹响的时候,全球金融市场依然陷入了一片恐慌。美国股市上周五全线下滑,道琼斯指数暴跌730多点,创下了两年来的最大跌幅;中国股市和日本股市周五也出现了大幅下挫。
 
  《华尔街日报》周末的一篇报道多少缓解了一些市场的担忧情绪。文章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中美两国贸易高层官员正在进行磋商,致力于探讨双方都可以接受的措施避免全面贸易战。其中包括削减中国对美国汽车的关税,提高对美国半导体芯片的采购以及扩大中国金融行业对美国公司的开放程度。
 
  虽然金融市场对贸易战的担忧有所化解,但对于在美国拓展的中国公司来说,贸易战实际上早已打响。自特朗普上台执政之后,他们已经明显感觉到美国贸易保护主义较之奥巴马时期出现明显升温。这不仅体现在经商环境中,更体现在并购投资行业。
 
  随着中国互联网经济近年来的迅猛崛起,实力显著提升的中国科技公司开始逐渐向美国市场扩展;一方面意在体量巨大的美国市场扩大营收,另一方面也意在通过投资和并购,提高自己的研发实力和专利储备。去年中国对美投资高达460亿美元,同比增长了两倍。
 
  不过,要在美国进行投资并购,就必须面临一道巨大的障碍——美国政府的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理论上,中国公司投资持股美国公司超过10%的比重,都需要通过CFIUS放行。在中国科技公司赴美投资并购的历史上,虽然也有联想收购摩托罗拉移动和IBM X86服务器这样的成功放行案例,但更多的是苦涩与无奈。
 
  通信行业和半导体行业无疑是最为敏感的领域。而在这一方面,华为无疑是最大的苦主。过去十年,华为在奥巴马时期的美国连续数次收购都遭到了CFIUS的否决,无论是少数股权,还是专利资产,还是整体收购,无一例外都被迫放弃。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周签署备忘录,拟议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每年高达600亿美元的关税,同时限制中国企业并购与投资美国企业。作为回应,中国商务部也宣布对美国部分进口商品加征30亿美元的关税,主要是农产品。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美中之间的全面贸易战似乎一触即发。
 
  受此影响,美国股市周一回升,上周暴跌的道指超过670点。而中国股市的金融与制造业等大盘股则继续下挫,拖累了中国股市周一连续第四个交易日收低。上周五大涨的农业股则出现明显回落。
 
  特朗普上台之后第一年,美国对中国投资的审查力度无疑进一步提升,几起被否决的交易更是备受关注。去年9月,美国白宫直接叫停了可编程逻辑芯片行业领头羊公司莱迪斯半导体的出售交易,理由是投资财团中包括了拥有中国政府背景的投资公司——中国国新控股。
 
  由于没有获得CFIUS的批准,蚂蚁金服在等待了一年之后,在今年1月无奈放弃了斥资12亿美元收购全球第二大汇款服务公司速汇金(MoneyGram)的交易,转而进行战略合作。新浪科技要求就阿里美国未来投资前景置评时,阿里美国表示需要一点时间来评估和回复。
 
  这种对中国的遏制战略甚至还波及到了全球半导体行业的第一收购案——博通斥资1030亿美元收购高通的交易。虽然博通是一家即将把总部从新加坡转移到美国的公司,和中国并没有太大关系,但是美国更担心高通被博通收购之后会影响到其长远研发投入,从而在与中国的5G技术标准竞争中处于不利境地。
 
  如果说此前奥巴马时代,对中国投资并购交易的阻拦还是通过CFIUS否决的话,那么在特朗普时代,限制中国在美的投资并购已经变成了公开的政策,尤其是在科技领域。任何计划在美国进行投资并购的中国公司,未来可能都会再次三思,避免无谓的资源和精力浪费。美国财政部会在两个月内制定方案,具体限制中国企业投资和并购美国企业。
 
  中国VC谨慎乐观
 
  不过,中国科技巨头在美国的投资并购是一回事,中国资本VC的风险投资或许又是另外一回事。至少,作为中国资本在硅谷的最成功代表,华山资本创始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杨镭是这样认为。
 
  在杨镭看来,中美贸易战到底能不能打起来,规模会有多大,影响会有多大,现在还说不清楚。“现在是双方亮肌肉的一个阶段,我相信双方政府会用一种很明智的方式来解决或化解。再说,一家基金至少也要7到10年时间,我不认为贸易战会坚持那么久。”
 
  在杨镭看来,特朗普的投资并购限令主要针对的是中国企业的直接投资,而在商业化运营的风险投资领域,中国资本并不会受到明显的冲击。“因为美国很多基金里面,本身就有中国资本存在。而且基金投资的目的不是长久持股一家公司,而是在帮助公司发展之后,最终获利退出,这对美国公司也是一件好事。”
 
  华山资本是杨镭与陈大同在2009年共同创办的一家高科技成长型基金,由中国、北美和欧洲的主权财富基金共同投资,被视为目前硅谷的中国高科技投资基金第一品牌,也是硅谷创业公司进入中国的最好基金平台。华山资本旗下共有三个基金,资金总规模超过6亿美元,累计投资了30多家公司,其中硅谷成功项目包括知名游戏开发引擎Unity、被亚马逊11亿美元收购的游戏视频平台Twitch等。
 
  已经在硅谷和中国两地工作生活了二十多年的杨镭,对硅谷的创投文化有着深入的理解,他不认为中国资本在硅谷的投融资环境会发生变化。“硅谷是一个不太受政府和政治家影响的地方,创业者和投资者更是多元化,四分之三的创业者都是移民,不会支持特朗普的政策。这么多年来,我们在那里创业,投资,生活很少和任何政府官员和政治家来往,大家用自己的方式,在法律范围内进行市场化的投资、创业与各种跨国际合作,我不认为这种环境会从根本上发生变化。”
 
  不过,除了美国投融资环境这一问题之外,硅谷的中国资本或许还有另外一个担忧:在国内的监管政策限制下,如何将人民币资金从国内转移为海外投资的美元资金。一家不愿具名的中国资本VC负责人对新浪科技表示,“像华山资本这样实力雄厚又有国际资本背景的中国VC,当然不需要担心融资问题,也不担心投资接受度。但对于一些原本就靠国内融资,又没有政府背景的中国基金来说,洗牌已经开始了。一方面是担心钱出不来,对剩余资金精打细算,另一方面好项目也不愿接受你的投资。”
 
  海信提前做好产能布局
 
  或许贸易战冲击最大的就是在美国市场运营的中国科技公司,而他们都在耐心等待着最终的靴子落地。特朗普要求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15天内制定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的具体方案,可能会对航天航空、信息通讯和机械等产品加收25%的关税。
 
  作为贸易战的前奏,特朗普政府今年1月宣布对洗衣机和太阳能面板加征惩罚关税,3月宣布对进口钢铁和铝征收特别关税(加拿大和墨西哥随后得到了特别豁免)。相比这些针对所有进口产品的201条款,对中国的贸易战则是根据美国《贸易法》301条款的定向精准打击。
 
  在这位业务主管看来,若逾期率管控不当,可能会带来坏账悬崖点来临——随着逾期率不断上涨,平台坏账率也会水涨船高,若坏账率突破某个临界点(比如7%),就可能直接跳涨至13%-16%,原因是逾期率持续走高背后,是越来越多老赖不还钱,最终演变成坏账率飙涨。
 
  谢晨透露,他所在平台决定双管齐下,一是压缩存量现金贷业务,二是对优质借款人提供更长期限、额度更高(动辄逾万元)的生活类消费贷款。
 
  “这实质是打了政策擦边球。”他对此并不否认。目前他听说相关部门对现金贷的定义,主要是借鉴欧美国家的工薪贷模式,对超短期、小额、无特定消费用途的个人贷款加强监管,若将个人贷款期限拉长、额度抬高、消费用途挂钩“生活类”,或许能规避监管。
 
  上述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注意到,在近期IPO路演中,这三家互金平台都在刻意淡化金融科技与互金平台形象,转而侧重以科技公司姿态亮相。
 
  具体而言,这些互金平台在路演期间会将大部分时间介绍自身的技术输出,是如何推动中小银行与传统小贷公司提高消费金融风控能力与业务运作效率,以及客户体验。
 
  不过,改打科技公司概念能否获得理想的高估值与高IPO募资额,业界存在不小的分歧。
 
  上述国内互金平台业务主管坦言,目前技术输出到底能如互金平台宣传般创造高业绩与巨大发展空间,还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一方面很多互金平台为了争夺市场份额,不惜以极低价格向中小银行提供技术输出,甚至出现赔本赚吆喝的局面,另一方面双方还存在相对漫长的技术系统磨合期,稍有不慎就很难兑现金融创新与金融生态圈变革憧憬。
 
  在香港三甲金融集团执行董事陈健祥看来,所谓的技术输出与科技公司概念,目前更多停留在“讲故事”阶段。然而,香港资本市场似乎对此情有独钟。
 
  “这某种程度与南下资金日益增多有关。”他分析。随着越来越多内地资金通过港股通流入香港股市,A股散户市场流行的炒概念投资模式也迅速在港股得到复制,加之A股尚无互金平台上市,因此南下资金更倾向炒作赴港上市互金概念公司获利。
 
  陈健祥坦言,在经历概念炒作后,市场终究会回归理性。随着现金贷高利润时代一去不复返,若技术输出未能创造理想业绩,资本市场迟早会对擅长“讲故事”的互金平台用脚投票。个人及高管团队持股比例过低?龚宇自嘲是行为艺术
 
  在表决权方面,百度公司拥有爱奇艺93.1%的表决权,小米公司拥有1.1%的表决权,爱奇艺众高管,如龚宇、王晓东、王晓晖等的表决权均低于1%。而在公开募股之前,百度公司持有爱奇艺69.6%的股权,小米公司持股8.4%,高瓴资本旗下的HH RSV-V Holdings Limited持股5.7%,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持股为1.8%。
 
  针对高管团队及个人持股比例过低的问题。龚宇自嘲称:“我们一个股东说我开公司是行为艺术”。他进一步表示,从绝对值角度来说1.8%并不少,而且他认为爱奇艺的董事会体系和高管的管理方式,要优于其他大公司的事业部的模式。“八年来,爱奇艺高管团队和百度股东只有一次意见分歧,百度方面充分相信我们的判断”,龚宇说。
 
  龚宇同时表示,百度和爱奇艺因为业务的差异,在未来会拥有较好的协同。百度在人工智能、云计算等领域给予爱奇艺很好的支撑,二者协同的协同亦可以降低成本。而小米公司则在默认播放器和产品预装等领域,给予爱奇艺支持。
 
  对于爱奇艺的未来,年届五十的龚宇称,按照中国的劳动法,自己还有十年的工作时间。将在未来的十年中,要将爱奇艺做成一家以科技创新驱动的伟大的娱乐公司,并称爱奇艺在商业模式、逻辑上与迪士尼有相似之处。但他同时坦承,由于文化背景的不同,美国投资者可能存在对爱奇艺价值的低估。
 
  回顾八年上市历程,龚宇称,2009年9月27号的五分钟聊天奠定了未来爱奇艺8年的规模。“百度的任旭阳,现在是我们创始的董事会成员,找我说美国有一个新的模式,叫hulu模式,他不做UGC(用户原创内容),只做长视频,只做专业的内容,只卖广告”,龚宇回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