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中国移动在今年开展全网IPv6升级改造

发布日期:2018-05-27  来源:admin
 
  在普通的交友网站,成功人士可能因没有特别出众的样貌而遭到冷遇(当然很多成功人士是才貌双全的),而魅力甜心何尝不想找到一个内外兼修 、事业有成、值得依靠的宽厚肩膀。
 
  实际上,Seeking Arrangement在欧美市场上已经堪称臭名昭著。
 
  英文维基百科上对它的定义可以算是大众对它的共识:Seeking Arrangement是美国当地撮合“甜心们”和“干爹们“的约会网站,2006年由麻省理工毕业生Brandon Wade创立。一个在欧美已经广泛引起争议的援交网站Seeking Arrangement,在中国落地。这种约会类软件是最容易国际化的,从收入上来说,这是一个好生意。
 
  Seeking Arrangement在中国的本地化叫“甜蜜定制”。本地化运营看起来做得不错——在中国上海的自贸区注册,获得了工商部门的登记;在国内多个APP平台上线,还开设了微信公众号;5月进入中国市场,目前成绩很可观,在APP Store免费榜中排名第四,免费社交榜排名第一。
 
  这款应用在自我介绍上已经很暧昧——“成功人士内外兼修 、有雄厚的经济和事业基础,愿以绅士风度来吸引魅力甜心的注意;魅力甜心也因此有机会过滤,结识成功、有建树的男士”。
 
  紧接着,他们对自己与众多约会软件做了差别定位:
 
  “Sugar Daddy”(干爹)是这个网站的关键词。实际上,如果你在谷歌上搜索“Seeking Arrangement”,网站前缀是“Easy Sugar Daddy Dating”(方便你和干爹约会)。
 
  图:谷歌搜索页面截图图:谷歌搜索页面截图
 
  Sugar Daddy在英文中一般指年长富有的男性通过金钱来获得和年轻女性的情人关系,即我们一般说的包养。
 
  而在网站内也是如此,在欧美区,女孩们往往会说大方承认自己是来找“干爹的”,在中国区,女性用户往往扭捏表示,“我不是来找干爹的,如果你是有那样的目的,请不要骚扰我”。
 
  图:中国版软件界面截图图:中国版软件界面截图
 
  而干爹们则生怕对方不知道自己是“干爹”,许多男性用户直接取名为“干爹”。然而,“Seeking Arrangement”自己公布的数据也说明一些问题——网站的女性用户绝大多数是20多岁的在校女学生,而男性用户则绝大多数都是年过40的中年男人,收入较高,且有近半数人都有妻子儿女。
 
  早在2016年的时候,美国《赫芬顿邮报》则曝光说,不同于一般的正规交友/约会网站,在“Seeking Arrangement”这个拥有500万用户的网站上,居然有200万人都是在校学生,其中多数人都在通过“性关系”来换取“包养费用”以支付自己的学费和生活开支。
 
  根据媒体报道,Seeking Arrangement以前需要填写男性每个月愿意支出多少费用来维护这段关系,而女性则需要填写希望从关系中获得多少收入。
 
  但可能是因为外界舆论,目前这种赤裸的产品设计已经不见了,但当我尝试以男性用户身份注册时,还是需要清楚地填写“净收入”和“净资产”这些选项。在中文版本中,“干爹”的年收入的起步价是30万,也就是说你年收入没30万,根本没资格做“干爹”。最高的可选项是年收入超过615万,月收入50多万。
 
  当我看到这个产品落地中国的消息时,硅谷一名产品经理恰好向我寻求一些意见——一个硅谷互联网产品创业公司去中国,应该有什么注意事项。
 
  我告诉他,不要去,没戏——硅谷产品运营水平和中国本土运营水平比,太弱,而且一些文化差异难以克服。
 
  接着,我又低头研究“甜蜜定制”这款产品。
 
  常识告诉我们,在约会软件中,用户付费意愿是最强的。中文版本中,会员费用一个星期的试用是163块,一个月要499块,而在英文地区,月费则是89.99美元。
 
  图:会员升级界面截图图:会员升级界面截图
 
  而这款软件在中国的落地,未来市场也是非常可以期待的,一定能够赚钱。
 
  这几年,少有美国互联网产品在中国赚钱,相比中国本地多样化而且资金丰富的运营,美国互联网产品往往像襁褓里的孩子,脆弱得不堪一击。
 
  举个简单的例子,短视频软件Vine往往被外界视为这个领域的鼻祖,但是在2017年1月已经关门大吉,在中国,从抖音、到快手都坚强地活着,并且活成了现象级的产品,如果Vine当时尝试去往中国——结果也不用多想。
 
  但可以观察到的一个现象是,约会软件往往能够跨地区运营成功,而且收入不菲。
 
  一方面是由于约会、性这些强烈的刚需,以及陌生人交友等特性,都能够让约会软件跨越海外市场——如果想约会,用户大多不介意多尝试一个软件。Facebook现在即便能够去往中国,大约也难以成功,因为大多数用户的关系链都在微信上,不会迁移到Facebook上,而陌生人交友则不存在这些问题。
 
  其次,约会软件本身能够成为跨文化婚恋需求的平台。我的一个中晚期投资人朋友收到过一份BP,这是波音工程师创办的一个约会平台,专门为那种希望找亚洲伴侣的美国男性提供平台,而这个平台采取了重经营模式,在多个亚洲城市都设置有线下机构,负责面试当地女性,审核身份,安排到美国来会面,并提供翻译服务等等。投资人从FA手中拿到的资料,并不知道公司真实名字,但是从财务报表来看,公司现金流相当丰富,但售价在20倍左右的P/E。
 
  20倍左右的P/E是什么概念呢?以交友软件陌陌而言,目前在公开市场P/E是25倍左右,也就是说,作为一款跨文化婚恋软件,在私有市场,创始人有底气要价非常高。
 
  这几年在中国也流行一款美国的约会软件——OkCupid,我翻开它的母公司Match集团财报,在跨地区收入和用户这一项,证明了我的想法:
 
  能够看到,国际地区收入在2017年增长了51%,和北美地区收入差距相比2016年大大缩小。付费用户数量也是如此,2017年国际地区付费用户占比已经达到44%,2016年该地区付费用户数占比40%。
 
  值得注意的,衡量用户带来收入水平的ARPU指标,国际地区和北美地区相差已经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