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互联网经济的崛起是影响中国富豪数量的新动能

发布日期:2018-06-13  来源:admin
 
  全球化是中国互联网巨头走出市值瓶颈的不二法门,蚂蚁金服的“大象还能跳舞”,全球战略投资者愿为其高估值买账,除了其技术的供给能力和对国内市场的深耕能力,更重要的是,其全球化业务的布局,数倍放大了资本市场对其未来的想象力--近三年,蚂蚁金服已经布局包括印度、韩国、孟加拉国等9个国家和地区,其与全球合作伙伴的年活跃用户数高达8.7亿,超过了其国内年活跃用户数。
 
  当超规模的人口红利、以及庞大的国内供需市场,对我国互联网企业的营业规模以及市值支撑,达到一个临界点。要突破这一临界点,对于已然是100亿美元市值以上的互联网巨头而言,唯一的利器,或许只能是加速推进全球化。
 
  互联网企业在市值(或估值)处于10亿-100亿美元时,尚可通过深耕中国市场,获得营业收入和市值的高增长,但在市值超过100亿美元以上时,单纯的深耕中国,其营业收入和市值的边际增长必然要递减(社交之王的腾讯是个特例,但在用户数已到达临界点之后,未来的持续增长并不乐观)。盘点近三年,除阿里和腾讯高市值仍能保持高增长外,其他互联网企业,几乎都遵循“10亿-100亿美元好唱戏,100亿美元以上再难高增长”的市值铁律,亦即是边际增长在市值(或估值)100亿美元以上是呈递减趋势的。
 
  财报显示,2017年蚂蚁金服的税前利润为131.89亿元(约为20亿美元),折成税后利润约为18亿美元,对应其1500亿美元的最新估值,其PE值(市盈率)约为80倍——这对于一家已经是超级巨头的互联网金融企业,新一轮的全球战略投资者愿为此买账令人惊叹。因为,同期苹果的市盈率尚不到18倍,谷歌亦仅近47倍。
 
  6月8日,蚂蚁金服的C轮融资估值打破了这一铁律。C轮融资额为140亿美元,投后估值高达1500亿美元,创下了全球互联网界迄今最大的单笔私募融资纪录,并使中国互联网三巨头正式从BAT转变为ATM。
 
  对于国内市场已达临界点的互联网巨头,要有走出国内市场舒适区的决心,才有可能坚定地推进全球化,而欲更好地推进全球化,相比资本和人才(这二者毕竟是流动的),具备核心的技术创新和输出能力,这才是更为关键的;其次,基于全球市场的多样性,仅广泛使用的语言就达10多种,我国互联网巨头的全球化布局,要有从控股主导转变为参股协同的包容心态,绝对的主导容易形成封闭,相对的协同(技术和数据)更能激发活力。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上一篇:近场的新物种正在崛起,那什么叫近场新物种?